首页 电子烟信息资讯内容详情

绿箩烟弹通用杆,绿萝烟弹官网

2022-04-07 80 百度撒导航网

“悦刻都上市了,你还在犹豫电子烟能不能抽?格局小了!”

1月22日,雾芯科技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暴涨145.9%,市值3000亿,这就是国产电子烟品牌悦刻RELX的母公司。

绿箩烟弹通用杆

人们重新回忆起了这个曾被叫做“第一风口”的行业,在这个国内最红的电子烟品牌上市敲钟两天后,我在朋友圈发现这么一条消息,这朋友,我暂且叫他“华子”。

华子是个上班族,也是一个光荣的W商,打着“代理商”名号,他通过WX小程序、DY、胖圈等渠道,每天都要刷满10多条关于YOOZ、悦刻、绿箩等电子烟的广告在某手等短视频平台招募下一级代理、引流获客甚至直接销售,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像华子这样兼职卖电子烟的微商不少,他们自称有一手正品、低价货源,辗转于不同社交平台拉新,并回到WX里完成销售,每卖出一单电子烟,就能从中获得10-30元不等回报。

“胖圈的文案跟着我发就行。我给你代理价,你自己提价卖别人。VTV提价20元,悦刻提价10元,绿萝提价30元,YOOZ提价20元。卖一两单就回本了。”大郎的一个朋友,是卖莆田鞋的,在颁布禁令后的一年多时间,电子烟在同一批“微商大军”运作下,依然活跃在线上渠道,闷声发大财,别墅靠大海。

1、微商+电子烟,法力无边

时间拨回2019年11月,国家发布通告,禁止电子烟的网络销售和网络广告。国内电子烟在各大电商平台一时间销声匿迹。

然鹅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品牌们随后转入线下战场,跑马圈地布局开来,一位电子烟省代,还对潜在代理商们直接建议,“先在微商试试销量”,一些新兴品牌为了抢夺市场,默许甚至鼓励代理商这么干了。

绿箩烟弹通用杆

2.买家&卖家双“赢”了?

电子烟能够在C2C渠道取得爆发性增长,首先,成为微商代理的门槛非常低,某电子烟打工人士就在QQ群里喊了:提货超过1000盒,晋升省级代理,500盒,市级代理。500盒以下,全民合伙人。

还有的电子烟销售人员称,缴纳20-100元不等的代理费即可入伙,我郎友粉丝群有个哥们,专门做华强北的电子烟仿品大代理,卖他的货就不需要代理费,他只抽十个点的利润,剩下的提价空间都交给了微商。

这里就要科普一下电子烟行业的现状,采用了当下时兴的OEM模式,俗称,代工,你见到的各种品牌,也许都是出自华强北同一条流水线,只不过贴牌不一样,没贴牌的呢,在业内叫做仿品,就类似于外贸行业的A货,除了代理权,还可以拿到一整套的获客流程。

光靠胖圈获客是远远不够滴,“怎么提价更合适、怎么通过短视频引流,这些都需要方法,交了代理费后我会手把手教你的”。

入场门槛低,赚钱却不少啊,成为“代理”后,转手就层层加价卖给别人,“空手套白狼”,那有的同学就要问了,这么好的活儿,我怎么就没遇上呢?这是因为关于电子烟销售这块的法律,目前还是不太明确的,其实属于灰色产业。

一些实体店的店员,白天看店,晚上还在胖圈做生意,招募一些新代理,“做得好每天光这随便发发就能赚三五百块的,月收入过万不难。”

还有个郎友表示,自己没做几天,“已经赚了1000多块钱,一天多卖几套就比上班赚得多”,而相比线下专柜,微商渠道的产品选择范围更广,价格更有竞争力,消费者自然不少。属于典型的双“赢”模式。

老李是个“老烟民”,去年年初改抽了电子烟,通过朋友介绍啊,他从一个W商手里买到了自己第一支电子烟——一个某品牌的套盒,并长期复购烟弹。他给我算了算,自己抽的烟弹线下店卖99元,但W商只卖六折良心价啊,一年能省下不少钱,但六折还不是最划算的,如果直接跟供货商对接,就能击穿低价,撕下电子烟暴利的面纱。

比如小猷,直接在网上卖烟油,她自称代理的是YOOZ的上游供货商,在她手里,花55元钱就能买到一瓶30毫升的烟油,可以灌20颗烟弹,折算下来每颗烟弹的成本不到3块钱 ,在门店,一颗烟弹平均售价是30块钱。

绿箩烟弹通用杆

3.流量の诱惑

如果说兼职人员只为赚钱吗,线下专柜做微商则就是禁不住“流量的诱惑”了,不和微商渠道合作,就只能转入线下战场,开启疯狂开店,密集的布局,带来了更为激烈的上下游竞争。

一个自称悦刻江西某城市区域代理的人士说,自己可以同时提供多个品牌的货源。除了悦刻管的严,需要缴纳1万元押金作为风险资金外,其他品牌都可以无条件跨区域供货,我在杭州一个商场逛街的时候发现,从负一楼到一楼,不足3分钟的步行范围内,三家电子烟的专柜,一个专柜老板告诉我,在商场做电子烟生意并不容易,加盟一家品牌,再到入驻一家商场,前前后后投资花了二十多万。

他还说,在线下获取了新客,也非常容易流失,当顾客烟弹用完后,会通过其他渠道买比专柜更便宜的烟弹,“我自己也买过,确实便宜很多”,做W商成了不少专柜轻易就会做出的选择,虽然不合规,但是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
绿箩烟弹通用杆

4.打一棒子,给一甜枣

微商的兴盛,显然扰乱了电子烟市场的价格秩序。老板还说,同一套货源,通常有三种价格。

以YOOZ二代单杆为例,拿货价是159元,微商零售价为179元。而在实体店里,同款产品售价卖到了248元。

在一些电子烟企业眼中,正价购买的不算微商,乱价销售的才算“微商”。线下房租、人工成本确实是成本,但是烟民在意的是好不好抽,便不便宜,只要保证正品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嘛。

前面也提到了,虽然《烟草专卖法》没有明确将电子烟纳入管理范畴,但是在朋友圈卖个电子烟,或者在社交网路上发布电子烟广告,就是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我就在悦刻官网上搜到这么一条新闻,2019年11月,被告人陈某东被查获并认定累计销售假冒RELX悦刻的电子烟产品约100万元。判了有期徒刑3年6个月,罚了20万。

我还去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翻了翻,关于电子烟非法经营的司法案例超过360条。果然赚快钱的方法,都写进了刑法里,浙江元大律师事务所的王律师跟我说:“有多起案例显示,司法部门会鉴定电子烟成分,一旦鉴定出其中含有和普通烟草制品一致的成分,作出判决,且经营者无相应的许可证,则将面临刑事处罚”。

当然对烟民更重要的信息,是这个行业的真假掺卖,有个上了岸的代理就摊牌了,在W商渠道里,真货假货五十五十,买烟就像轮盘赌,指不定哪天就抽到假烟了,一款只在微商渠道流通的“YOOZ雕刻版”就破了圈,这款产品的包装盒上,印着巨大的“LV”logo,烟杆上雕刻满LV的花纹,有懂行的网友就指出,yooz从来没出过这个包装,这是假货。

电子烟,是一个极富争议的行业。从业者们说它的危害比传统烟草小得多,但世界卫生组织是欲言又止的态度,健康之外,电子烟却寄托了不少人对财富的新向往。

资本永不眠,希望监管电子烟不会像当年的房住不炒一样,反而点燃了大家投机的热情吧。

绿箩烟弹通用杆

相关标签: # 绿箩烟弹通用杆